一下班

2018-08-22 05:14

他的房间完全按他的意愿去布置的,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一夜之间,小房间里简直成了一个军事天地,墙上贴着的是一些军事图片,桌上放的是坦克模型,绿色做了主打,原来放在哪里都不合适的军用水壶,被挂在了墙上,感觉顺眼多了。他的朋友还送了他两条棉被,这下好了,这两条棉被居然让他改掉了从不叠被子的习惯。自打他朋友演示了一下叠被子的功夫后,他就学上了,房间弄得别提多整洁了。

我们的卧室被我装饰得很有女人味。刚开始,老公也很配合我,穿着我为他买的淡色丝绸睡衣睡觉了。过了一段时间,他再也不能忍受这样斯文的睡衣,又开始穿上他从军人朋友那儿要来的迷彩t恤,一穿上,就有点英武的感觉,可是,在我这梦幻卧室里,老公成了一个最不相称的物件。于是,我们开始有了争吵,我气他不迁就我,他气我不迁就他:整个卧室都按我的喜好来布置,他只不过是按他的喜好穿一件衣服。

这间小房间,平时很少用,只有客人来住。刚住进来时,我就想过,要把这个房间当自己的来用。那个晚上,当我再提时,老公说,你想这样就试一下吧。第二天,他帮我把宽带网线也接了过来,这样我可以在自己房间里上网,我买了新的床套,还买了一个毛绒绒的米飞兔回来当抱枕。这小小的房间,让我有一种温暖安全的感觉。

我搬到小房间睡后,老公每天睡觉前都到我房里呆上几分钟,和我讲讲一天的工作生活,两个人天天挤在一起,话也没得说,现在好,分开了,他却更关心我。有一次,深夜里,我感觉自己的被子动了一下,竟然是老公半夜上洗手间时,顺道过来给我盖被子。而且还伏下身来,亲了一下我的额头。我闭着眼睛一动也没动,但泪水却一下流了出来。他有多久没有过这么温情的举动了?也许是我的泪水让他感觉到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就睡到我身边来。因为床小,我们紧紧地贴在一起,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得到。深夜的约会,竟然充满了激情。那时起,我的小卧室,就成了我们的约会地点。

香港三级电影香港三级片伟哥副作用性爱时间性高潮情感口述实录夫妻情感婆媳关系夫妻生活出轨月经量少痛经快速止痛快速治疗痛经痛经怎么调理性病治疗性教育短片处女膜修复术私处美白排卵期计算青春期性教育女人第一次性上瘾房事养生同性恋太监阉割过程壮阳药排行榜春季补肾壮阳阴茎增大提高性能力锻炼性能力女生自慰精液发黄包皮过长性功能阴茎短小射精太快自慰器冈本安全套夜火情趣内衣第六感避孕套充气娃娃润滑剂

我们现在各人有各人的卧室,极尽自己的爱好。我仍然可以遇粉而买,公仔四处散落在卧室角落里;他也可以继续收集他喜欢的军事的东西,而不会担心他的收藏把我们的卧室弄得不伦不类。只是,我们都要严格地执行一个规矩,每当我们要去对方的卧室里过夜时,只能配合对方的喜好了。他必须穿我为他准备的睡衣,前几天又给他换了一套,全是小叮铛图案的睡衣,超可爱啦。老公则托人帮我也弄了一件迷彩t恤,还别说,穿上这件t恤,和平时的粉色公主相比,我多了一份英姿,这副扮相,让老公大赞不已。不用说,我们的爱情又像回到了恋爱的时光,哪个老婆经得起老公排山倒海的赞扬呢?

热门关键词

也许,在婚姻里大家都习惯了循规蹈矩。约会,一定要在咖啡馆;吵架了,就一定会接着冷战;卧室,就一定是只用来睡觉的地方。多少年来,我们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可是,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在卧室里约会,仍然充满了温暖浪漫的感觉。这个时候,不用谈孩子,不用旁人在边上,就是两个人,一对夫妻约会。我们都喜欢这种方式,不用离开家。等孩子睡觉后,偶尔我还会准备一点吃的,两个人在卧室里喝点儿酒,吃着花生,异常快乐。无意的分居,反而激活了我们的爱情,在我看来,我的那间小小的第二卧室,已经成了我和老公约会首选的地方。

结婚5年,时间真是有点漫长,该做的傻事做了,该说的情话也说完了。尤其有了孩子之后,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对婚姻,我有点倦怠的感觉。

温馨提示:有时候你们的爱情没有一些空间,彼此就会产生厌恶。给予对方一些生活的空间,一点距离,会更好。

我和老公的年纪相差8岁,当初我们要结婚时,朋友家人齐声反对,年纪差距倒不是最严重的问题,而是我们之间的喜好差异明显得就像黑与白。我的性格比较女孩子气,喜欢一切可爱粉色有蕾丝花边的饰品,被朋友们叫做粉色公主。我老公是公务员,工作时得穿制服,一下班,他就成了一个军事迷。他的房间里铺天盖地都是军事方面的东西,就连我们俩开的车也是天差地别:我的车是娇小的qq,而他的车则是一辆越野吉普,但这一点也没妨碍我们俩成为一对很恩爱的夫妻。

网站导航

房中性事古代房中术现代房中术两性启蒙小学性教育初中性教育高中性教育大学性教育夫妻加油站助性饮食助性运动性保健情感驿站夫妻那些事儿婆媳关系星座情感两性疾病女性疾病男性疾病常见性病成人用品安全套情趣内衣制服诱惑男用器具女用器具润滑剂验孕纸情趣丝袜排卵试纸两性新闻两性专题两性话题性福测试两性热点性商库优惠活动供货平台求购平台两性商城行业新闻展会信息

老公平时工作很忙,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睡觉前的谈话总是很简短,常常是话没讲完,他已经睡着了,我只好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暗自生气。有一次在睡觉前,我再也忍不住了,冲着他大嚷了几句,然后,生气地跑到另外一间房去睡觉。也许是老公意识到自己错了,跑到小房间敲了很久的门。深更半夜的,一个在门外,一个在房内讲道理。后来,我还是心软开了门,两个人挤在小床上,讲话到天亮。

我想想也对,我可以一意孤行地按婚前的想法布置家里,我凭什么剥夺他的权利呢?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家里还有一间小卧室,不如让他去住好了。就这样,我们分居了。